021-61111889

17721173558

 

让企业拥有称心的服务

 

文化人与咨询业
来源: | 作者:业务部 | 发布时间: 2015-03-29 | 1630 次浏览 | 分享到:
问:在谈到中国的咨询 业时,您的一个观点是:中国的咨询业正面临着一个春天,面临着发展的大好机遇。但在《民间智库的弱势生存》这篇文章中,作者却认为中国民间智库正面临着困 境,他们也在做咨询,但他们仿佛处在寒冷的冬天,生存十分艰难。他们认为,能够生存下来就是他们最大的成功,其境况与工作室相比,可以说是冰火两重天。

问:在谈到中国的咨询 业时,您的一个观点是:中国的咨询业正面临着一个春天,面临着发展的大好机遇。但在《民间智库的弱势生存》这篇文章中,作者却认为中国民间智库正面临着困 境,他们也在做咨询,但他们仿佛处在寒冷的冬天,生存十分艰难。他们认为,能够生存下来就是他们最大的成功,其境况与工作室相比,可以说是冰火两重天。工 作室为什么会如此不同?这篇文章认为是因为政府没有给他们提供一个合适的生存环境。仅仅是因为这个原因吗?王志纲(以下简称“王”):最近助手也推荐了这 篇文章给我看,其中谈到的智库包括天则经济研究所、世界与中国研究所等,在国内都还是比较优秀的,它们的生存这么困难,是我之前没想到的。而我说我们面临 着发展的大好机遇,也是我们所切身感受到的,可能是因为我们离市场最近——“春江水暖鸭先知”。现在找我们的不仅是民营企业,还有越来越多的政府部门。

马 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,按照这一观点,经济结构、经济形态、经济水平决定了国家形态、社会形态和文化形态,这也包括文化人的生存状 态。正是因为有了市场化的改革,正是因为有了体制外的天地,一些从事文化工作的文化人才从体制内走了出来,从事跟市场对接的咨询业,这是一个大的时代背 景。由此也形成了一个二元结构式的中国顾问咨询业,一个是体制外的,一个是体制内的,包括最近自挂勋章的“中国十大智库”。

这 说明,他们也与易中天一样,虽然是“圈养动物”,但也想偶尔出来“打点野食”,并且希望这种“打野食”的方式更加市场化、经常化,既能享受体制的俸禄,也 能享受市场的风光。舆论的批评是有道理的——你本来吃着国家给的俸禄,属于“圈养动物”,享受着特殊的保护,却又想占有“野生动物”的名分,倒不如真的成 为“野生动物”试试,在市场中做一番检验。问:回到刚才提到的民间智库的问题,他们为什么活得这么艰难?王:我认为,这是因为他们是从体制内游离出来的经 济学者,过去从事的是纯学术研究,这种纯学术研究是需要养的。在国外,他们或者在大学里面做学问,或者被基金养起来。但是,一旦他们成为“野生动物”,就 面临着自己养自己的问题,因为中国还没有出现像美国的哈默、洛克菲勒、福特基金这样的资助者,在国内“化缘”很难,纯粹靠政府养指标又有限,向国外要,运 气好的能要到一点,但要多了还有政治风险。这就逼着这些机构必须出来“打野食”,必须像“野生动物”那样参与竞争,优胜劣汰。而书本上的花架子在市场中往 往解决不了问题,市场要的是“经世致用”的知识,需要丰富的“临床经验”,而这又是他们的短项。所以,一旦遇到一些与市场短兵相接的项目,他们就推不动 了。比如,我们曾做过的西部的一个项目,原来就是由国内一家颇有名气的民间智库做的。他们的人才队伍很庞大、很吓人,不少都是国内著名的经济学者。但埋单 的人拿到他们的方案之后,却一头雾水——看到了一堆线团,但是找不到线头,最后只好又找到我们。

新闻内容调查
您对我们提供的哪些新闻内容感兴趣
您对我们提供的哪些新闻内容感兴趣
  • 最新的公司优惠活动
  • 国家相关税收优惠政策
  • 公司最近的经营状况
  • 公司经营的相关知识与法律法规